阿里云亚太区第一,中国云计算势力正在迅速崛起

阿里云亚太区第一,中国云计算势力正在迅速崛起


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2020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规模达到642.86亿美元,同比增长40.7%,超过去年37%的增速。

在云厂商中,亚马逊、微软和阿里云位列前三名,市场份额分别为40.8%、19.7%和9.5%,华为云取代腾讯云排名第五,市场份额为4.2%。

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是云计算的早期入局者,随着国内互联网公司进入云计算行业,亚马逊的市场份额正在被蚕食。2020年,中国公有云市场增速达到62.3%,全球主流云计算市场中增速排名第一。

国内互联网公司亦纷纷发力云计算,从2016年到2020年,阿里、腾讯、华为都有不错的增长,其中阿里云成长速度最快。

目前,全球市场仍旧是亚马逊、微软和阿里云“3A”占据绝对优势地位,三家的市场占有率在2020年达到70%,集中度比2016年提升了3.9%。

亚马逊和阿里巴巴能够有今天的成绩,早期都是因为电商业务属性需要大量弹性计算的IT基础设施,再结合贝佐斯和马云对云计算的未来判断,占据了先发优势。

云计算产业资本开支巨大,虽然众多公司看中该领域,但只有跟本身业务相结合且坚持自研的公司才能坚持下来,随着云计算市场规模越来越大,早期布局云计算的公司开始实现盈利。

以AWS(亚马逊云)为例,它的营业利润占亚马逊总利润比例均在50%以上,最高达到77%,是亚马逊现金牛和明星业务。阿里云也在2020年首次实现了季度盈利,成为中国第一家有正向盈利的云服务商。

先发和重投入带来的不仅是规模效应,也为云技术的能力和留下了充分空间。云计算行业大致被分为自研和Openstack两个方向,投入较早且实力雄厚如“3A”,均采用了自研技术,而IBM、惠普,包括国内的腾讯、美团、华为、百度等诸多等企业,则采用了开源的Openstack。

在2006至2008年,作为云计算最广泛使用的开源方案Openstack尚不成熟,所以如亚马逊、阿里云等起步早的企业没有“拿来主义”可用,不仅技术是自主研发,甚至连市场都是自己开辟的;而于2012年前后才起步的云厂商,正值Openstack鼎盛时期,选择开源也不意外。

不过,经过数年的技术比拼后,“自研派”渐渐以更扎实、成熟的技术能力胜出,采用Openstack的多家厂商如惠普、戴尔等则逐渐退出云市场。

而中国云计算势力,正在依托亚太地区快速增长的市场,从AWS手中抢夺市场份额。

Gartner报告将全球云市场按区域分为北美、拉丁美洲、东西欧、大中华区、东南亚等十余个区域。综合来看,北美、欧洲等区域市场增速分布在30%至45%之间,而亚太区域增速则分布在40%至65%之间,其中又以中国和泰国市场增速为首。

无论市场规模大小,亚太市场增速普遍超越欧美市场。

在增速最高的亚太市场上,排名前三的云厂商仍然是“3A”,不过顺序有所不同。Gartner报告显示,阿里云在亚太市场份额排名第一,接近30%,几乎是排名二、三的亚马逊和微软总和。

亚太云计算市场,呈现出和欧美市场高度不同的独有特征。在欧美市场,由于企业早期数字化程度高,IT基础扎实,因此更倾向于直接购买IaaS类云服务、替换原有IT设施,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自己研发。可以说,市场对IaaS服务需求更高,并且在多年的数字化转型下,增速趋于放缓。

中国和东南亚企业早年的信息化程度不及欧美企业完善,IT水平参差不齐,位于东南沿海、一线城市的企业有较完善的IT架构理念,但在内陆城市和一些东南亚区域,一些大公司的末端环节、中小公司甚至还停留在手工报表阶段。同时,在近年的大趋势下,企业数字意愿又节节攀升,推动市场增长。

因而,亚太市场对云厂商服务的要求,既包括IaaS等基础能力、以此降低IT基础架构成本,又要求有更简单的应用开发和部署方式,有着鲜明的市场特色。

阿里云结合市场特色,在2020年提出了“云钉一体”,即将钉钉与阿里云深度融合,以钉钉提升云的易用性、降低企业部署、开发应用成本。不久前,钉钉推出低代码开发平台,把开发企业应用的门槛降到了“不必懂代码”的程度。

考虑到全球有超过1700万企业组织在使用钉钉,“云钉一体”策略可以说是贴合着亚太市场特征“量身定制”的。“云钉一体”融合后,钉钉上无数技术能力参差不齐的企业和组织,可以通过钉钉这个“看得见”的工具,使用“看不见”的云基础服务,逐步深入,进行无门槛的数字化转型。

在云基础之上的数字化转型需求,也为亚太市场的发展带来了IaaS之外的更多可能性。

在阿里云新战略的推动下,或将打破IaaS、PaaS等传统划分方式,带来一种全新的云计算形态,并在亚太高速增长的大环境下,迅速追赶欧美市场。